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
你的位置: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> 資訊 > 亦凌霄免費章節搶先閱讀

瑗跨彮鐗欒冻鐞冪敳绾ц仈璧?:亦凌霄免費章節搶先閱讀

2020-01-02 15:19:10   編輯:涵云
  • 亦凌霄 亦凌霄

   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www.iepktl.tw 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...

    心有玄機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亦凌霄》 小說介紹

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?神仙皇帝、王侯權貴、豪門雄杰,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。論英雄誰是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。萬民在心,我本凡人。大俠大俠。

這本已完結小說亦凌霄主要是描寫唐會南官小意之間一系列的故事,作者心有玄機通過對人物情感沖突的描寫不斷拓展劇情,受到讀者一致好評。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?神仙皇帝、王侯權貴、豪門雄杰,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。論英雄誰是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。萬民在心,我本凡人。大俠大俠。

《亦凌霄》 第六章:魔鷹遇神鷹,難知夢中人 免費試讀

麻葉手一伸冷冷地說:“把伏魔斬還給我。今天留你們狗命,給我滾吧?!?/p>

錦衣衛頭領鼓起勇氣說:“麻葉,你當這里你的老巢嗎?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?官兵拿你沒辦法,錦衣衛可不放過你?!?/p>

麻葉再冷笑一聲:“好大的口氣。就憑你們嗎?”

猱身疾突,曲指如爪照面就是一抓;

他的武功并不是頂尖精妙的絕學:鷹爪拳。但他練得精熟,來的實在太快,隱隱然有宗師風范。

他人長的不怎么樣,平時看著讓人很不舒服;

此刻發動起來,閃躍騰挪之間,兔起鶻落,凌厲兇猛;黑衣如飛翼般展開,真就是一頭搏擊空天之間的蒼鷹一樣。

伴著他發出的聲聲厲呼,令人錯覺有如與一只魔鬼幻化的老鷹交戰。

鷹爪拳在他手里,威力極致、聲勢駭人,令人心膽皆寒!

那錦衣衛勉強拆了一招,麻葉已經變招,反手就挖他面頰;

錦衣衛再變,麻葉橫臂一頂,底下疾起一腳;一招魁星踢斗,“砰”地一聲,踢的對手飛撞在樹上,已經重傷。

這出手變化,官小意瞧見首先就有些心里發毛。

麻葉呸一聲說:“今次如果不是與你們胡總督有約定雙方罷戰議和,你這鷹犬狗賊豈有命在?!?/p>

“你們狗膽包天,敢欺負夫人?還敢和我動手?!?/p>

“老子性子起來與你們議個鳥兒,今晚便殺進杭州城,叫你們尸橫遍野血流成河?!?/p>

他這一席話,沒有人認為他是空口大話。

錦衣衛們一個個噤若寒蟬,麻葉真有這手段,也確有實力做這件事。

實力決定話語權。是一點不假的大白話。

麻葉欺進持刀的錦衣衛,喝一聲:“拿來?!?/p>

錦衣衛剛想避開,持刀的手已被他擒住。

麻葉發力一扯,錦衣衛一聲慘叫,他的一條手臂連著倭刀硬生生被扯斷。

這一幕太過血腥恐怖。

麗人轉頭不敢再看。

所有人都震驚了,這不是人,是魔鬼。

殺人魔:麻葉。

“殺人魔麻葉。果然夠狠?!庇腥艘趵淶廝?。

聲到刀也到,刀光一閃而沒。

麻葉所在手里的斷臂從手腕處已被來人,一刀削為二段,剩下大半截還在他手中。

那人很瀟灑地出手一抄,已經將倭刀取在手中,輕輕一拭。

斷手掌掉落在地上前,已經給來人以手中彎刀平平接下,遞給身邊人收起。

此人一刀之間變化多端,狠絕之中又有著細心在意;這樣矛盾地對待自己人的人,是極可怕的罕見異人。

來人舉著倭刀贊道:“東瀛伏魔斬果然是柄寶刀。都說是魔刀兇厲,其實是持刀之人作惡多端?!?/p>

“譽之非之,無非人心,關你這寶刀什么事。對不對?”

麻葉殺人不眨眼,是魔。

此人陰鷙更如妖,一如妖王。

他長得一表人材,分明臉帶微笑,陰森森地實在讓人心里沒底。

他吹過倭刀上的塵埃,笑著對麗人說:“今日之事多有唐突了,嚴飛鵠公事在身,王家姐姐勿怪。天色已晚請先回吧。這一路必無人會為難你的了?!?/p>

他笑的很真心,人人覺得真冷,冷到骨髓深處。

“大內神鷹嚴飛鵠?”

“正是區區在下。明君當世,忠勇之士當效鷹犬之微勞。鷹犬是真心所愿,稱神則不敢當?!?/p>

“麻小七你要橫行海疆,血洗杭城?嚴某在此,你有膽量大可來試一試。如果是說夢話就請自便,我這里有公事要辦?!?/p>

嚴飛鵠瞄著官小意,完全不把麻葉放在眼里。

兇悍的麻葉、陰狠的嚴飛鵠,誰會主動出手?

麻葉很失面子,因為對方完全不給他臉。

嚴飛鵠向官小意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:“你,真是官小意?你要跟他們走嗎?”

他指了指海盜們。

“是。不是?!?/p>

官小意太累了,一身傷也太辛苦,只有三字經。

麻葉準備要撕破臉了,雙手又提了起來,雙肩聳立,一如鷹隼。

鷹爪與飛鷹,究竟誰是真雄鷹?

卻聽得陣陣軍號聲吹響,洶涌馬蹄聲如雷而來,很快就出現一隊盔甲鮮明的精騎,原來官兵搬到救兵來了。

還是驍騎軍,特種部隊。這救兵,兵種夠可以了!

前面那位將軍,金盔銀甲銀槍閃爍。

麻葉能從一個小角色成就為匪首,為了臉面斗氣是可以的,以卵擊石的蠢事是不干的;出其不意、一擊成功才是他的一貫作風。

他一揮手示意,五六人幾個起落,已經飛身上船,順流而去。

夫人是要關心,但要他冒大險相陪到底。

不好意思,我有事,先走一步。

他絕對不做官小意的。

聰明,厲害!

常英俊,世襲五千戶侯。尊祟顯貴,非常人也。

他不用惺惺作態,自然領袖當場。

和氣問道:“事情處理的如何,倭寇捉住了嗎?”

嚴飛鵠刀已出手,一刀殺向官小意;

常英俊問話,他不能不回答:“回常指揮使。人犯拿下了,是個匪盜;與倭寇并無關聯,職下正要處置他?!?/p>

常英俊眼尖,銀槍疾起,挑開倭刀說:“等一等,這人我見過?!?/p>

飄身、下馬、上前、細看官小意。

沉吟問道:“你是前幾日騎白龍馬的俠客?”

官小意這一路上叫他什么的人都有,頭一回有人稱他俠客。

他睜開腫脹的眼睛,努力回想這人是誰,一切都徒勞無益:

“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俠客,我失憶了。請問您是誰,我們認識嗎?”

“驍騎軍前鋒營指揮使:常英俊。我見過你,你不認識我?!?/p>

“小仙子讓我代她向你問好。小仙子是誰你記不記得?”

來人自我介紹,又反問他。

“夢里好像有這樣一個人物,她是誰,小仙子還好嗎?”

“多謝關心。小主人都好。大家正找你呢,你怎么引動錦衣衛?”

“我不知道。昨天就有人要殺我,今天非說我是倭寇。我,是冤枉的?!?/p>

“哦。征南將軍會替你主持公道。你不必擔心?!?/p>

他的話從來一句是一句,再短也是一句。跟你又不熟。

“嚴千戶。官小意干系一件極要緊事。他必須晉見征南世子。人,我帶走?!?/p>

嚴飛鵠倭刀一旋,橫在官小意前面說:“這不行。除非有陸提督手諭,嚴某恕難從命。人,我必須帶回詔獄?!?/p>

常英俊說:“征南將軍要的人,錦衣衛也敢忤逆抗拒,不要命了嗎?”

嚴飛鵠不亢不卑地說:“錦衣衛替皇上辦事,忤逆是從來沒有的。倘若有人以為忠心公事不妥,要取嚴某的命。下不能犯上,常將軍取去便是?!?/p>

“這人犯是不能輕易交出?!?/p>

他軟硬不吃,常英俊還真不能拿他怎樣。

當下對官小意說:“俠客。你先跟他們去,都在杭州。很快事情會有結果,到時再說?!?/p>

又對嚴飛鵠說:“官小意只是些無關緊要皮外傷。人,你們看護好。否則你們的命,陸提督保不保我不知道,嚴家一齊加上也沒人能救?!?/p>

“常某從不說笑?!?/p>

他一綽銀槍,馬蹄聲震耳欲聾,風卷殘云地回杭州。

常英俊下了禁止令。

嚴飛鵠心中再不甘,也不能隨意動官小意。

畢竟嚴家再猛,也是給皇家辦事。

主子真要翻臉,就不是出不出人命。

誅九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