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
你的位置: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> 資訊 > 亦凌霄唐會南官小意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鑻辫秴绉垎姒?018 :亦凌霄唐會南官小意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

2020-01-02 17:46:14   編輯:易旋
  • 亦凌霄 亦凌霄

   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www.iepktl.tw 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...

    心有玄機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亦凌霄》 小說介紹

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?神仙皇帝、王侯權貴、豪門雄杰,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。論英雄誰是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。萬民在心,我本凡人。大俠大俠。

獨家新書《亦凌霄》是來自作者心有玄機傾心創作的一本武俠風格的小說,男女主角是唐會南官小意,小說文筆成熟,故事順暢,閱讀輕松。主要講述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?神仙皇帝、王侯權貴、豪門雄杰,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。論英雄誰是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。萬民在心,我本凡人。大俠大俠。

《亦凌霄》 第十九章:闖關,一切為了對方 免費試讀

南宮嚇了一跳,趕緊勸道:“你這辦法可不一定有用。只怕東方相早想到,有人不忿必會燒他林子,在林子里埋下炸藥等物?;鷚黃?,他早就溜之大吉,攻破他的陣法,可上哪里找他去?”

月姬說:“你武功如此高強,他只要出來,你還截不下他嗎?”

南宮苦笑:“我是有些虛名,卻也不是俞大俠。東方相本領如何,我與他沒交過手,可沒把握。你我如此對他,就算截下他也是不肯幫手。他要不醫,我們有什么辦法?”

月姬呆了一呆,她早想過這問題。

此刻更是決然地說:“先不管這么多了,我無論他千難萬難,也是要求他醫的。再拖一時,官公子可就危險多一分。南宮公子,下決心罷?!?/p>

南宮又高喊幾遍,里面人都是聾子,根本沒人答理。

南宮無奈,也只有月姬火燒奇陣這一招可用了。

他把官小意扶到遠處,以免真有炸藥傷人。就在這時,官小意醒了過來。

毒藥雖然厲害,總是有間歇期。一路顛簸震動,讓昏迷許久的官小意有些清醒過來。

官小意睜開眼看見南宮,當即掙扎行禮:

“我夢到過你,好像有人要殺我,是你救了我?!?/p>

南宮微笑著說:“我聽說你失憶的事了,我是南宮。你能夢到我,真是我的榮幸。說明你真把我當兄弟哪,你這個朋友沒交錯?!?/p>

“我那是與西門霸王比拼高下。恰好撞上你的事,并非有心。何況西門知道內情后,也是有意助你脫困的?!?/p>

“如果不是他機變一動拆了酒樓房屋,你可不容易跑掉。今后你遇上他,可要好好請他喝酒。他最貪杯,只要有酒喝你就是他好朋友、好兄弟,可不是我的功勞?!?/p>

南宮不欲人感恩,偏遇著官小意是個傻乎乎、不執著之人。

別人客氣話,他就都當真,只說:“我記下了,有機會一定請他喝酒?!?/p>

“不過,我酒量是極糟糕,今天醉成這樣,還中了毒,可都是喝酒惹事?!?/p>

“不如請你一起到場,我聽你們喝酒吟詩,真的是慷慨豪邁,英雄好漢呢?!?/p>

“漫說海內傳名字,誰信腰間少沒酒錢?”

官小意吟起詩來,畢竟是潛意識行為,有半句沒半句的,模樣很滑稽。

他摸摸頭問:“南宮公子,是這樣的嗎?”

南宮微笑,心里暗暗稱許:這朋友迭遭大難,一般人早就心膽俱寒、惶恐不安的了,他倒一點沒記性,居然有心情學人吟詩,倒是滿有意思。

南宮就幫他接了一句:“武藝自慚稱好手,眾人疑道是神仙?!?/p>

“西門霸王大哥可就太謙虛了。我剛夢到偌大一個酒店四面通透的情形,一定是他和你為了救我拆壞的吧,還不厲害?”

官小意也說不上為什么,一見南宮就感到特別親切,真就把他當作自己大哥哥一樣,話也開心起來。

人是離不開親人朋友的,失憶的人也一樣的。

“月兒姐姐,你說他們是不是神仙一般?”

原來他并沒有因為見到親人一樣的南宮,開心之下就無視月姬了。

“原來他剛才昏沉之中叫的人,真是自己!”

月姬見他醒來已經在感謝老天爺,任他說什么做什么都歡喜的不得了。

聽他問起,掩口一笑說:“你說是就是了,決沒有錯?!?/p>

淚光盈盈又起,便背過身去。

偏偏官小意眼尖,跟上看看說:“你為什么哭了,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嗎?”

月姬哪里還忍得住淚珠,撲簌簌地紛紛落下。

這下官小意倒是慌了,手足無措地問:“是不是我剛才昏沉沉地,又闖下禍了。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不好?!?/p>

“以后一定小小心心、老老實實、規規矩矩的。月兒姐姐,你原諒了我吧?!?/p>

月姬哽咽點頭。依她心性當然就是要好言安撫,不肯讓心上人有半分著急。

可是:

她本是金陵門掌門收養的孩子。自打懂事之后,因為特殊原因離開了金陵門。

她一個十幾歲小女孩,獨身走江湖;勇氣膽魄,分明是敢作敢當的人物。

遇上的朋友江天一、明王,人物才情、功夫本領都是一時之??;在江湖上曉有聲譽。

為了不讓她落單,從此追隨左右。

原來二個人并不是朋友,因為月姬而成了同伴,大家守禮有為相安無事。

一晃十來年了。

月姬的品德秉性、才情魅力有多大?

月姬一直當他們是好朋友,好兄長。盡管二個異姓兄長各有缺點,但人無完人。

月姬溫婉賢淑出自天性。任你是誰、有什么事,在她面前也是要自覺自律、收斂克制的。

那二位于幫派事務,在其二人間則培植親信、互不相讓;但凡她提出意見則無有不可。

四人中武功最高,醫術精妙,在江湖上人脈最好的南山。與月姬出自同門,是蘇州重玄寺最了不起的俗家弟子。

南山受了自己師姐的委托,加入到幫中,一直?;ぷ潘?。待她視如已出,寶貴如同自己兒女一般無差的。

南山是不管事的,幫中大小事務,更是悉以月姬意思為準。

月姬相待幫中上下所有人,都一視同仁、尊重平等;處事安置極是恰當公平。也因此偌大一個江南明月堂,真正執掌方向大事的人是她。

執令堂主。有最終否決權。

三個年輕人,大家一年年成長。

月姬也從一個小姑娘,變成了愈加風姿萬千、大大美女;任誰瞄一眼,就再也忘不了的勾魂攝魄人兒。

官小意可以為明證:他這么個呆瓜笨人,發夢也是念念不忘的不是?

江天一、明王十年如一日,十年磨一劍都能成了。

三人間依舊,一切安閑從容地云淡風輕;她很費了不少心思,都是當紅娘牽線搭橋;可是她認識的閨密再好,可有人能超過她的?

自然不見成效。

一來二去,她自然都明白二人的心思。青春正好,花開愈美,月姬也不例外。

也不是說這二人不好,但人是很奇怪的;月姬對二人止步于朋友兄長之誼,從無有半分情愫產生。

多少青年才俊思慕追求她,從沒人能打動她的。南宮夠優秀了吧?她對南宮好像也是無動于衷的。

大家江湖人物,哪會沒聽說過?她真要有心,南宮就不會有十年單相思之自嘲了。

有一句話是這么說的:女追男一層紗?

偏偏這次遇上官小意,這個渾身土氣傻冒呆憨的小子。莫名其妙闖進她心里,再也趕不走他了。

吳地女子原多溫婉嫻淑,月姬更是出眾不同;她從未動過情,一旦動了情,官小意就是她的天,她的命。

自打心里有了他。日思夜想都是這個人,為了他什么苦都不苦,什么難都不難。

為他做任何事都可以,只要他平安,只要他過的好。

月姬只知道她發誓不再理他的人,在她面前正為她緊張著慌呢。

月姬哪里能不歡喜落淚呢?

月姬好想再抱著他,讓他不用著急。

很想告訴他,自己第一次因為一個人的在意感到甜蜜幸福,那怕只有這一次體驗。

一生,足矣。

但她不能表露,任何親昵的舉動都不能有了。這一切都是為了他,卻不能讓他知道。

月姬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,盡量平靜地說:“我沒事。官公子不用在意?!?/p>

官小意記憶中的月姬對自己,是如春風般和煦美好的;從沒有過冷淡如水。

做夢沒見過,這不是現實中見到了?

此刻她分明是不想理自己了,知道自己肯定闖禍了;

至于闖的什么禍,大不大?他是一點也想不起來。

當下也不知該怎么說,索性繼續說西門霸王:“西門大哥的詩好有神氣在,后面又怎么說的呢?!?/p>

“些許做得工夫處,凌霄閣上自有天?!蹦瞎魎諧隼?,他也見不得情人之間的苦。

“這二句是什么意思呢?”官小意是真不懂,不失憶時也是一個二百五。

不信的后面會知道他的無敵表現有多好。

南宮為了緩和氣氛,故意反問他:“你覺得是什么意思呢?”

“凌霄閣一定是天上神仙住的地方,是不是說只要做些功夫,就能成大事?”

南宮忽地問他:

“你想不想也做些功夫成就大事,在凌霄閣榜上有名。做個萬民景仰了不起人物流芳百世?”

官小意“啊”一聲說:

“原來是做大英雄。這個我可沒想過,也沒有我什么事,我做不來的?!?/p>

“我要回家去,以后陪著哥哥們種田打漁......”

說到種田打漁,他忽而想起一個人來,可惜一點也想不起這個人是誰?

這個人對自己很重要的,應該還不是家里人,這個人不會像月姬也不理自己了吧?

他眼中光芒暗淡下去,卻看到旺旺一堆大火,無意識地問道:

“天不冷呀,燒火干什么?”

月姬不欲他難過,含糊其辭地說:“前面這路怪的很,我一把火燒了,就可以過去了,你說好不好?”

官小意搖搖頭說:“樹林很難長大,這一棵樹至少要幾十年呢,燒了多可惜?還有山風很大,火起來只怕一路燒過去,可是不得了?!?/p>

“月兒姐姐。哎呀這太拗口,不如我直接叫你姐姐可以嗎?”

官小意開始繞著彎,想哄她開心。

月姬說:“隨便你了。只是不放火過不去怎么辦?”

官小意點點頭說:“是哦。一定要過去嗎?不能不去了?不如我們往那邊繞過去吧?!?/p>

月姬急道:“不行的,只能走這里過?!?/p>

遇到冤家對頭,又不能說明,真讓她淚珠打轉,跺腳不能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