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
你的位置: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> 資訊 > 亦凌霄心有玄機全文免費閱讀

鎰忕敳绉垎姒滃皠鎵嬫2 :亦凌霄心有玄機全文免費閱讀

2020-01-27 16:16:33   編輯:映易
  • 亦凌霄 亦凌霄

   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www.iepktl.tw 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...

    心有玄機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亦凌霄》 小說介紹

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?神仙皇帝、王侯權貴、豪門雄杰,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。論英雄誰是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。萬民在心,我本凡人。大俠大俠。

精品好書《亦凌霄》是來自作者心有玄機著作的武俠風格的小說,書中的主角是唐會南官小意,文中感情敘述細膩,情節跌宕起伏,卻又順暢自然。下面是簡介:那一個時代,有那樣的一群英雄。俠之大者,為國為民。不是仙有神氣,非是魔鬼怪生。官小意,這個名字是怎么來歷?他一路奇遇,依仗是與生俱來的二項神功秘法,是什么?天下第一有很多,最極致的又是什么?天下是誰的?神仙皇帝、王侯權貴、豪門雄杰,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。論英雄誰是英雄,是非成敗轉頭空。萬民在心,我本凡人。大俠大俠。

《亦凌霄》 第二章:留不得也,去向何方 免費試讀

唐問月笑不出來了,他平靜地看了對面的無天一眼,問了一句很奇怪的話:“你一直都穿著白衣?”

無天答非所問:“無為子是我的師弟。你的人都穿著黑衣,唐十三是不是仙去了?!?/p>

唐問月說:“所以我來找這個人,今天我要帶他走?!?/p>

無天豎起手掌一動不動:“征南將軍有令,讓他自由活動。過了三天,一切放開?!?/p>

“為什么?”

“我不需要知道?!?/p>

無天忽然對伍五開說:“你為什么會講蘇州會盟這一節公案?”

伍五開笑瞇瞇地說:“這公案能吸引人,賞錢多?!?/p>

唐問月年輕氣盛,哼了一聲:“要錢啊,要不要命?”

不見手動,一個五兩銀錠利箭般飛射,疾襲說書人的闊口巧嘴。

其勁銳不可當!

唐門三英之一,果然暗器精奇凌厲。

“多謝打賞。我明天要去寧波,正好缺路費?!?/p>

伍五開輕移半步,一抬手已經接下銀子;他輕輕松松地,居然毫不費力?

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裝神弄鬼扮說書人?!?/p>

絕對是高人!這下不單是唐三少,無天都驚奇了。

“我叫伍五開,什么事都干不成功,凡事都是五五開。你們忙你們的,我要早點睡了,明天還要趕路。失陪了?!?/p>

伍五開很有禮貌,向二人分別敬禮,施施然收起銀子進后面去了。

稀奇古怪是敵是友,完全看不出來。

唐會南看出唐問天有些失落感,安慰說:

“三少爺不過發了三四分力道,世上有人敢接也不算什么。這人應該不會插手的,看來這合興號還是有些名堂?!?/p>

唐問月點一點頭,對無天微微一禮說:“我們在這件事上,希望到時能目標一致?!?/p>

無天也不客氣還是老話:“三天后再說,一切要他到了杭州才行?!?/p>

他,自然是指失憶的小伙計。

官小意依舊憨憨地做他的雜務,客人都散了,酒樓該打烊了,收拾完他才能將二張桌子拼在一處睡上一覺。

后院。

掌柜的站著對話:“小伍先生。這孩子傷重又中了毒,他的失憶也不是能假裝的。真讓他明天離開,只怕半路就沒了下文。不太好吧?!?/p>

伍五開說:“同情不解決問題。他的事自己惹出來的,必須自己解決。這是家里邊訂下的約定,除非有人給我們指令才行?!?/p>

“二邊都是自己人,誰都有道理。我們都是旁人,也不能幫他拿主意。一切看天意,一切看他自己造化?!?/p>

“我如果不是恰好來看你,你可無意中闖了禍。你狠狠心,讓他明天離開吧?!?/p>

掌柜搖搖頭,莫名其妙地說了一聲:“這又是什么情況,莫名其妙?!?/p>

五更不到,官小意給人搖醒,睡眼惺忪看到是掌柜。

掌柜指指外面說:“失憶小伙,你該走了。你的馬已經給你牽在外頭。早點上路吧,路上多加小心,注意安全?!?/p>

外面天還沒亮透,官小意心里發虛,呆呆地說了聲:“這一大早讓我去哪里?我想回家,可是家在哪呢?”

掌柜笑了:“你家在哪里,當然你自己才知道。走吧,走吧。走走也許就想到了?!?/p>

“我能不能不走?掌柜大叔,我可以幫你干活,不要工錢也行?!?/p>

“不能啊,你有重傷又中了毒,留下來早晚也是個死。走吧,看你自己的造化吧?!?/p>

掌柜記起來伍五開說的話,心里一聲嘆息。

官小意無奈爬起身下地,恭恭敬敬地行過大禮,出了門。

門外有一匹非常神駿的白龍馬,看到他來了伸頭拱拱他,明顯和他很相熟。

官小意東張西望,實在不知道該去往何方?

掌柜挨過來,低聲說:“你最好小心些,昨晚的江湖人和官差可能會對你不利,要避開他們才好;這彎刀可是倭刀,最好別讓人看見,?;蠲諞??!?/p>

他還是多嘴了,盡管只是個買賣人,同情心還是有的。

官小意知道不走也不行了,努力想了想膽怯地問:“大叔,我晚上又做了夢,夢里有人提到杭州。請問杭州該怎么去?”

掌柜驚訝地看看他,指了指方向,一言不發地先回店去了。這是打算再不管他了。

官小意看看白馬,心中嘀咕:這是我的馬么,我居然會有這樣一匹好馬?

翻身上馬,策馬前沖。

這白馬非常神駿,眨眼間就沖到城門處。

時間正是開城門節點,城門剛剛打開;守城官差眼一花,白馬已經一陣風般遠去。

唐門的人與無天一般官差追到城門處,早看不到官小意身影;好在他是從東門走的,自然就是去往杭州方向。

無天倒不著急了:好小子,你敢去杭州就行。

掌柜的好心提醒,官小意當然照辦。

逃出十多里遠,確認后面沒有追兵,找了個鄉村人家要了點灶灰,在無人處抹黑臉,把彎刀用破布包裹掖在馬鞍下。

自己感覺很像回事,卻不知道大白馬目標多醒目,你能裝什么裝?

努力回憶昨晚夢里的信息,一切都是模糊的,隱約記得有人說西湖。

既然沒收獲,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。

路上小心翼翼,但凡遠遠見到官差,就趕緊跑開,東躲***地一路前行,很耽誤事的。

行至杭州地界,日頭已經偏西,接近傍晚時分。

過了江,就可以進杭州城,前面卻過不去了。

前面道上設有關卡。

大隊官兵把守著,正查驗來往行人,不讓隨意通過。

官兵很是兇惡,百姓凡有言語微詞,必然遭遇一通拳打腳踢頭破血流,最后還是無奈改道。

官小意悄悄一問其它路人,才知道說是近來海盜勾結倭寇,正在侵襲江浙沿海。周近數百里境內,形勢極為兇險。

日前有不少盜寇流竄至杭州附近,官府為防偷襲,設崗嚴查堵截,以防奸人混進杭州城。

當地守軍中一幫**,恰好借機生事大發其財。

但凡給的錢少的,管你是不是本地外來,好人良民;一概奉送一頓狠打,驅趕到別處去。

你要他們安民保境,盡忠盡力殺倭除奸?可是找錯了人。

“官兵怎么能這樣?”

官小意多少也知道官兵總會恃強凌弱,可不顧百姓死活,借機逞兇作惡,就大大出乎意料。

“官兵有時比盜匪還可惡。這許多年來,我們當地人受官兵禍害,遠遠超過盜匪;這苦日子也不知什么時候是個頭?!?/p>

“不能入城,可怎么辦?”

“小伙子,你跟著我們繞道路吧?!?/p>

“走橫塘過江去,那邊是總督衙門所在,督府直轄官兵可就好些,自然放大家進城?!?/p>

“官兵們手里拿的影像圖畫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據說這次倭寇海盜潛來杭州,是要干一件要緊大事。這些個倭寇海盜猖狂囂張不得了,連姓名都敢宣揚,一點也不將官府軍兵放在眼里?!?/p>

“呀。這些賊人真是大膽。都是些什么人呢?”

“聽說正緝捕的倭寇頭目一個名叫小天,還有一個叫官小意,還有些什么人就不太清楚了?!?/p>

“官小意......?”

官小意四下望望,還好沒人把他這個窮小子注意上。

他猜那個小意指的就是自己了。不對呀,這名字不是酒樓掌柜才給我取的,不過二三天。

大海是個啥樣子?做夢都夢不到,怎么就成了海盜頭目?

搞錯了吧?絕對冤枉!

小天這個名字好像有些印象,是誰想不起來了;倭刀在手中,倭寇身份還真就是鐵證如山。

難得自己真的是倭寇?

官小意望望馬鞍下的倭刀,想著不如找個沒人地方,將倭刀扔了才是。

“快走吧,說哪么些做什么?不要惹麻煩上身?!?/p>

旁邊人提醒道。

一路上男女老少、行人騎士都有,牛馬驢騾、車輛轎子擁擠在崎嶇山道上。

其他人跟他不相熟,各自結伴而行;人人心懷憂懼、行色匆匆,只想早些到目的地。

官小意一個人自成一派,走不多遠,后面有人跟了上來。

那些人開始只有一二個,越走越多,漸漸已經有十多人了;其中有人還拿出影像暗中對比。

官小意心中有鬼,直覺告訴他,后面那幫人很可能對自己不利;他們沒動手,那么只好向前去了。往后跑撞人家手里豈不是更壞?

快走到橫塘,地理形勢頗為復雜。這地方樹林極盛,山勢變為險峻,一面又臨靠錢塘江。

山勢回環,江水濤濤到了此處拐彎,拍擊著江岸,沖起高高浪花。

前面岔路口。

現出十數名官兵勒馬擋路,刀槍齊出指叱路人,對所有經過人員都仔細搜查,一一核對影像。

凡是有頭有臉,衣著光鮮的人物,官兵們勒索點錢財,自然放過去。

對貧窮人們,可就劈頭蓋臉無理鞭打,誰敢稍有遲緩不從,更是拳打腳踢棍棒加身。

百姓們跌跌撞撞、連滾帶爬,過的了關就阿彌陀佛了。

這幫官兵行兇作惡,行為手段真的更像強盜土匪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