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
你的位置: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> 資訊 > 霸道鬼夫別纏我免費試讀-舒淺容祁小說第11章

涓秴鑱旇禌2019绉?:霸道鬼夫別纏我免費試讀-舒淺容祁小說第11章

2020-02-09 19:16:03   編輯:語芙
  • 霸道鬼夫別纏我 霸道鬼夫別纏我

   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www.iepktl.tw 因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。那鬼夫俊美無雙,卻也霸道無恥,將我吃干抹凈后,竟還對我說:“本公子活著的時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我堅決抵...

    許暖暖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霸道鬼夫別纏我》 小說介紹

因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。那鬼夫俊美無雙,卻也霸道無恥,將我吃干抹凈后,竟還對我說:“本公子活著的時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我堅決抵抗,那男鬼無奈,只得許諾不再碰我。我以為我終于安全了,不想某一天,那男鬼突然再次將我壓在身下?!澳愀墑裁??你說過不碰我的!”“我是說過,但我現在后悔了!”

《霸道鬼夫別纏我》男女主角為舒淺容祁,是許暖暖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懸疑靈異小說,已上架微小寶。因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。那鬼夫俊美無雙,卻也霸道無恥,將我吃干抹凈后,竟還對我說:“本公子活著的時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我堅決抵抗,那男鬼無奈,只得許諾不再碰我。我以為我終于安全了,不想某一天,那男鬼突然再次將我壓在身下?!澳愀墑裁??你說過不碰我的!”“我是說過,但我現在后悔了!”

《霸道鬼夫別纏我》 第11章 求我要你,我就救你 免費試讀

我掙扎地抬頭,就看見一個俊美無雙的黑袍男子,正懶洋洋地靠在一旁的另一盞路燈底下,一臉嘲諷的看著我。

欣長的身形,精雕細刻般的俊龐,邪魅得不可方物,透出一股致命的吸引力。

是容祁。

“你是誰!”我身邊的陳毅,立馬顧不上我,迅速地轉過身,警惕地開口。

我聽的出來,陳毅對容祁很忌憚。

不,更確切的說,是害怕。

容祁沒有回答,只是看向我。

“舒淺,求我要你,我就救你?!陛氳?,他開口。

容祁性感的薄唇噙著一絲不屑的笑容,目光不可一世又高高在上,仿佛認定我會求他。

如同他那日說的,終有一日,我會求著他要我。

聽見容祁的話,陳毅抓著我的手開始顫抖。

看來他真的很怕容祁。

我昂起脖子回視容祁的注視,頓了許久,終于開口。

“我不求你?!?br/>
干凈利落的四個字說出口,我看見容祁的俊臉僵住。

下一秒,他眼里閃過怒火。

“蠢女人!你寧可被僵尸吃了,都不肯從了我?”

“是的?!蔽業拖巒凡輝倏此?,“讓我賣了我自己,我寧可死?!?br/>
我此時看不見容祁的表情,但我想他一定氣炸了。

“好,好你個舒淺,既然如此,我就在這里看著你被吃掉!”

聽見容祁憤怒的聲音,我閉上眼,嘴角揚起一抹苦笑。

死就死吧。

只是不知道我死了,會有幾個人傷心?

一旁的陳毅興奮得渾身發抖。

“哈哈,舒淺,沒想到你那么想被我吃掉。既然如此,我就成全你!這位大人,我這就不客氣了!”

他的話音剛落,我的脖子就被掐得更緊!

不過幾秒的功夫,我的大腦就因為缺氧而開始暈眩。

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模糊,我緩緩閉上了眼。

我是要死了嗎?

過去的回憶,如同走馬燈一般在腦海里呼嘯而過,我的意識一點點渙散開來。

在我失去意識前的最后一刻,耳邊突然響起一聲嘆息。

“舒淺,我該拿你怎么辦?”

我來不及思考這句話的含義,就聽見身后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下一秒,我整個人墮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……

腦袋好昏、好沉,還好疼……

我掙扎地睜開眼,就看見眼前一個腦袋在晃。

那個腦袋很奇特,長發飄飄,還梳著古代人一樣的頭發。

我又做奇怪的夢了?

看著眼前那個腦袋,我越看越覺得神奇。

這人發質好好啊,又黑又亮,不知道摸起來手感如何?

我心里正這么想著,手已經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。

摸一摸。

嗯,果然很柔順、很軟。

“舒淺!你再動一下我的頭,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地上!”

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響起,我一下子被嚇醒了!

媽媽咪呀!

這不是那男鬼容祁的聲音嗎!

我宛若被冷水澆頭,一下子徹底清醒過來。

我馬上意識到,自己現在竟然被人背著,走在宿舍前的小路上。

我不是被陳毅殺了嗎?怎么會還活著?

我趕緊去摸自己的脖子,就發現一片光滑,根本沒有被咬傷的傷口。

隨著我摸脖子的動作,我的手肘一下子撞到了背著我的人。

“舒淺!你給我適可而止!別撞我腦袋!”

容祁憤怒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我又是一愣,低頭看向背著我的人。

只見那一頭如墨長發,不是容祁那老色鬼是誰?

“容祁?”我簡直比剛才還震驚,“你、你怎么背著我?”

“我不背著你難道拖著你回來嗎?”容祁惡狠狠地罵道,顯然是替我的智商捉急。

我呆了很久,才反應過來。

“你救了我?”

“不然呢?”容祁沒好氣地答了一句。

我有些難以置信。

這男鬼,竟救了我?

失神間,容祁已經背著我到了宿舍里。

將我放在椅子上后,他并沒有離開,而是從袖子里拿出一只手機。

我認出那是陳毅給我的手機。

容祁手心里燃起藍色的鬼火,火焰直接吞沒了手機。

剎那間,手機扭曲起來,仿佛在掙扎著躲避鬼火,發出凄厲的尖叫聲,聽上去好像女人的慘叫。

我覺得毛骨悚然。

不過眨眼的功夫,那手機便被鬼火燒成了灰燼,那詭異的叫聲也消失了。

“這手機是陳毅締結契約的載體,這種臟東西,還是燒了為好?!比萜羈醇乙渙趁H壞難?,開口解釋。

“原來是這樣?!蔽液貌蝗菀桌渚蠶呂?,“那個陳毅,是僵尸?”

“嗯,是吸食女人精氣的僵尸,但道行太淺,害怕被反噬,所以才會利用這種契約賭注的方式殺人?!?br/>
我寒毛直豎。

陳毅還真的是僵尸,差那么一點點,我就要和鄒行一樣,死在他手下。

我正后怕地想著,下巴突然被捏住。

我抬頭,就對上容祁的雙眸。

他的黑眸好像兩眼深淵,讓人完全看不透。

“舒淺,我有話要問你?!比萜畹蛻?。

“你說?!蔽業?。

“你為什么不愿意和我冥婚?”容祁一臉認真地問,“要知道,本公子活著的時候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

“……”

我嘴角忍不住抽搐起來,完全無言以對。

“我承認你很厲害很帥,但人鬼殊途,我希望你能放過我?!笨叢謖餑泄斫裉煬攘宋業姆萆?,我決定同他好好談談。

“不可能?!輩幌肴萜釹攵濟幌?,就一口否決,“我說過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?!?br/>
我心里絕望,終于忍不住將心里一直以來的疑問問出:“為什么?為什么一定是我?”

似乎看出我的幽怨,容祁微微瞇起眼睛,手上一個用力,將我的臉,更貼近他的。

“不是為什么是你,而是只能是你?!彼蛻?。

我心里一顫:“什么叫做只能是我?”

“因為你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所生,八字純陰,只有這樣的女子,才能和鬼配冥婚?!?br/>
我一怔。

我雖是孤兒,但被扔到孤兒院的時候,脖子上掛著一個小錦囊,里面寫著我的生辰八字。

我的八字奇特,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所生,所有算命的人看見我,都會連連搖頭,說我生來就不是和這陽界打交道的。

我以前覺得這些只是封建迷信,沒想到都是真的……

可我對這個答案依舊不滿意。

“可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同時所生的女生多了去了,為什么偏偏是我?”我又追問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