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
你的位置: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> 資訊 > 舒淺容祁全文免費閱讀小說霸道鬼夫別纏我

宸磋タ鐢茬骇鑱旇禌绉垎姒?:舒淺容祁全文免費閱讀小說霸道鬼夫別纏我

2020-02-24 08:22:41   編輯:新蕾
  • 霸道鬼夫別纏我 霸道鬼夫別纏我

    英格兰联赛锦标赛积 www.iepktl.tw 因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。那鬼夫俊美無雙,卻也霸道無恥,將我吃干抹凈后,竟還對我說:“本公子活著的時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我堅決抵...

    許暖暖 狀態:已完結 類型:資訊
    小說詳情

《霸道鬼夫別纏我》 小說介紹

因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。那鬼夫俊美無雙,卻也霸道無恥,將我吃干抹凈后,竟還對我說:“本公子活著的時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我堅決抵抗,那男鬼無奈,只得許諾不再碰我。我以為我終于安全了,不想某一天,那男鬼突然再次將我壓在身下?!澳愀墑裁??你說過不碰我的!”“我是說過,但我現在后悔了!”

人氣小說《霸道鬼夫別纏我》由著名作者許暖暖最新寫的一本懸疑靈異風格的小說,男女主角是舒淺容祁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下面是簡介:因為八字命格,我莫名其妙地結了冥婚。那鬼夫俊美無雙,卻也霸道無恥,將我吃干抹凈后,竟還對我說:“本公子活著的時候,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,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,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思?”我堅決抵抗,那男鬼無奈,只得許諾不再碰我。我以為我終于安全了,不想某一天,那男鬼突然再次將我壓在身下?!澳愀墑裁??你說過不碰我的!”“我是說過,但我現在后悔了!”

《霸道鬼夫別纏我》 第3章 你不認識你的夫君? 免費試讀

我身子不可抑制地一抖。

娘子?

夫君?

什么玩意!

我這才意識到,我還在那男人懷里。

我趕緊掙脫開他,后退幾步,警惕地看著他。

這一看,我渾身發抖。

只見臺燈的燈光下,我看出那男人的身體,有些虛無的透明。

和鄒行一樣。

回想起方才那冰冷的觸感,我意識到一個可怖的現實。

這男人,也是鬼。

我挪著細碎的步伐不斷后退,防備地開口:“你是誰?”

那男鬼原本一臉戲謔地看著我,聽見我的問題,他的俊龐驀地一冷。

下一秒,他逼近我,伸手捏住我的下巴。

“舒淺,你連自己的夫君都不認識?”那男鬼的聲音低沉悅耳,但宛若寒冰,毫無溫度。

我害怕得冷汗涔涔。

“你……你認錯人了!我沒有什么夫君!”

我掙扎道,人被他逼得不斷后退,最后跌到床上。

我想要站起來,可不想,那男鬼直接俯下身子,修長的雙臂將我禁錮在床上。

他的俊龐近在咫尺。

“認錯人?”那男鬼一臉嘲弄,“那昨日和我成親,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人,又是誰?”

“什么翻云覆雨……”我羞憤得想要反駁,可話說到一半,突然噎住。

腦海里,浮現出一片紅色的場景,還有那些曖昧而又冰冷的觸感。

我腦袋里轟的一聲。

“昨晚……那不是夢……那、那是真的?”我瞪圓眼睛,脫口道。

那男鬼嘴角一彎,冷聲道:“還不算太笨?!?br/>
我如遭雷劈,面無血色。

今早床上的血跡和疼痛,我早該知道是真的……

可我還自欺欺人,不愿面對現實……

那男鬼看我失魂落魄的樣子,劍眉皺起,再次捏住我下巴,霸道地逼我與他對視。

“舒淺,你這是什么表情?難道嫁給我,你不開心?”他冷冷道,冰冷的氣息撲在我臉上。

開心?

嫁給一只鬼,還被強行奪走了第一次,我有什么可開心的?

昨晚的記憶洶涌而來,清晰而又可恥,將我原本對這男鬼的恐懼,全部強壓了下去。

“你說呢?被一只男鬼強上,你說我會開心嗎?”我冷聲諷刺道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話太刻薄,那男鬼眼里染上幾分怒意。

下一秒,我感覺到捏著我下巴的手更用力了。

我疼得臉色發白,但還是強迫自己狠狠瞪著眼前的男鬼。

我和他的臉貼得那么近,我甚至可以看見他的冷眸里,我的倒影。

“強上?女人,你知不知道,無論是我生前還是死后,有多少女人、女鬼爭相恐后地想要嫁給我?”那男鬼的語氣怒氣沖沖,眼底是不可一世的狂傲。

“那你找她們不就得了?強迫一個對你沒意思的女人,你算什么——”

我的話被男鬼的薄唇堵住。

我拼命地想要掙扎,可我的力氣在這男鬼面前,簡直如同撓癢癢一般。

他冰冷的舌頭強行進入,挑逗地劃過我的唇齒。

我心里覺得惡心得想吐,但身體在這樣挑逗的吻下,還是忍不住微微戰栗。

那只男鬼似乎感覺到我的反應,松開我,嘲弄地扯起嘴角。

“明明喜歡的很,還跟我裝?女人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動物?!?br/>
話落,他又堵上我的唇,冰冷的手探入我的衣內,肆意在我的身體上游走。

和昨夜不同,此時的我很清醒。

憤怒、屈辱、難堪的情緒,幾乎要將我吞沒!

我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轉,渾身每個細胞都想要掙扎,可身體依舊動彈不得。

那男鬼的手已經不安分地開始從我的腰間上移。

在碰到我胸衣邊沿時,他突然停下動作,放開我,蹙眉,一臉狐疑。

“你穿的這是肚兜嗎?為什么布料那么少?”

那男鬼說得認真,如果現在的情況不是那么?;?,我或許會覺得好笑。

可現在的我哪里笑得出來!

“放開我!你這只老色鬼!快點放——唔……”

嘴巴好不容易獲得了自由,我立馬怒吼起來,可很快,我的嘴又被堵上。

那只男鬼顯然懶得去思考我穿的到底是什么了。

嘶啦。

我聽見胸衣碎裂的聲音。

緊接著,我被那男鬼冰冷的氣息吞沒。

我奮力抵抗,可我如何能和一只男鬼抗衡。

我很快便再次被他占有。

進入我后,他冰冷的唇齒咬住我的耳朵,低聲道:“聽著舒淺,你是他們獻給我的。冥婚已結,你逃不了?!?br/>
他們?

是誰把我獻給了這男鬼?

我還來不及仔細想到底是誰害的我,羞憤的快感再次涌來,讓我無力再繼續思考。

長夜漫漫,那男鬼一次又一次地要我。

我被折騰得渾身酸軟,早已沒有力氣再反抗,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馳騁。

天微微亮起時,我終于不堪承受,暈死過去。

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,我感到那男鬼在我頭側,耳語般低聲道:“舒淺,記住,你的夫君叫容祁?!?br/>
……

早上起來的時候,我渾身都疼得宛若散架。

今天下午有課,曉敏和羅晗擔心我,中午就來宿舍找我一起去上課。

我一秒都不想在這屈辱的宿舍里多呆,立馬跟著她們出去。

來到教學樓底下,鄒行的尸體已經被警察運走了,只剩下欄桿圍在那兒。

氣氛突然間有些沉重,我們仨都沒說話。

特別是我,回想起昨晚鄒行回來的景象,還覺得脊背發涼。

鄒行現在應該知道自己死了,是不是已經去轉世投胎了?

我正思索著,視線的余光,突然看見一個白色的身影,從教學樓上掉下來。

我嚇了一跳,本能地轉過頭。

可這一看,我差點腿軟倒地。

我竟看見不遠處的空地上,躺著一具女尸。

白色連衣裙,扭曲的身體,掉落的眼珠。

赫然是鄒行的尸體!

一股寒意,從脊背爬滿我全身。

鄒行的尸體不是早就被警察帶走了嗎?

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?

我心里駭然,還來不及消化這匪夷所思的一幕,就突然看見地上鄒行的手,動了一下。

我嚇得呼吸驟停。

我正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,地上的那個鄒行,就開始一點點地爬起來。

她爬起來的姿勢很古怪,好像一個木偶,身上的關節僵硬地轉動,先是背部隆起,緊接著是手,再是腿。

“??!”

我終于忍不住,驚叫一聲,迅速地后退。

“淺淺,你怎么了?”旁邊的曉敏和羅晗被我嚇了一跳。

“我看見鄒行……”

我剛想說什么,就突然意識到不對。

羅晗和曉敏,都只是疑惑地看著我,似乎根本沒有看見突然出現的鄒行。

難道只有我一個人能夠看見鄒行?

這個念頭閃過腦海,我一陣頭皮發麻。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